むしろ

Wadialhitan:

羽衣甘蓝

想象中的困难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困难。

着手做了才知道。

【周查周】如意

闻笑_不拿A何以见父老:

如意


强行HE系列


这次真的是糖






查老板下山那年组了个戏班子。戏班人不多,但是有查老板这样的招牌在倒也办的十分红火。没多久就有了自己固定的戏院。


到了第二年的年底查老板收了个徒弟。那孩子原本是个在酒楼门口要饭的,大过年的查老板瞧见了心里不落忍,就问他愿不愿意唱戏。


小孩儿眨巴着大眼睛,想了想说愿意。


查老板说愿意好,愿意的话就跟我回戏班子,我收你为徒。


小孩儿不知道眼前这个人是人称上海滩第一扮相的武生查老板,他只知道唱戏大概能混口饭吃,就稀里糊涂地进了戏班子。


穷人家的孩子没有正经的名姓,连自己的生日都说不上来。


查老板说:既然你是春节拜在我门下,就叫元生吧。就当是重新活一回。


又过了二年,有个小叫花子饿晕在戏院门口,也叫查老板带了回来,起个名字叫阿愚,是大智若愚的意思。


查老板吃穿上对他们无所苛待,教起戏来却是十足的严师,学的稍有差错便或打或骂,绝不心软。两个孩子倒也都十分刻苦,基本功非常扎实。


元生十六岁的时候,查老板第一次让他上台唱主角。


他的名字被写在剧院外小黑板上的第一行,平常那个位置写的只有查英二字。查老板的亲传弟子要登台了,这消息一传开,各界票友争相买票,上座的人竟不比平日里的少。上海唱武生的都盼望能得查老板一二指点,查老板却从不给这个面子,所以大家都想看看查老板的徒弟究竟会有多大的能耐。


结果元生演砸了,他唱错了一句词,观众哪里肯买账,叫起了倒好来,他没见过这样的阵势,一时被下瞢了。


这时原本在台下角落中的查老板左脚轻点地,飞身上台,人群瞬间安静下来。


查老板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扮上的,一亮嗓子台下一片叫好声,这回叫的是正好。


唱完一出他一拱手,道:“查某今日特意跟大伙儿开个玩笑,戏都唱厌了,今天想换个方式登台,故意让小徒唱错,搏大家一笑。”


底下的观众都叫好,查老板似乎也在兴头上,又临时加了一出戏,这一来散场时已经是深夜了,查老板卸了行头往后院走本想径直回自己的房间睡觉,却听见练功的屋子里一阵吵闹,不由眉心蹙在一起,不由喝道:“大半夜的像个什么样子,都没个规矩了吗?”


管事的一听查老板回来了,慌慌张张地迎上去:“您可回来喽,元生说砸了您的招牌,回来就闹着要上吊……”


他话没说完查老板已经飞身进屋,看见屋子里一片狼藉,斥道:“胡闹!”


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了,接着元生哭着膝行至查老板跟前,哭道:“师父,徒弟学艺不精,砸了您的场子,无颜再见师父啊。”


“不过是一出戏唱坏了,就值当要自尽吗?”查老板沉着声音问。


元生呜咽着不敢应答,查老板一挑眉,周围的杂人就都出去了。


“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,你这一点挫折算得了什么,若像你一样,天下人早死绝了。”


“师父也有不如意的事吗?”元生仰头问。


查老板沉吟了一下,说:“我之不如意比你更伤心百倍,我尚且活着,你倒寻起短见来。”


“师父是这满城里最出名的角儿,还有哪里会不如意呢?”


查老板不答反问:“你听说过人生七苦吗?”


元生摇头。


“佛说人有七苦,生、老、病、死、怨憎会、爱别离、求不得。可没有成不了角儿这一条。这世上比成不了角儿更苦的事情多了去了。”


“你今夜给我跪到祖师爷像前去,不为戏唱砸了,就为你想要轻生的念头。你若再寻死觅活的,我绝饶不了你。”


说罢,查老板背着手出了屋子。


 


日子往后还是和以前一样的过,戏一天天地唱下去,日子也一天天过下去,好像每一天都没有什么分别。


元生的戏已经唱的很好了,查老板说他可以出去自立门户了,那孩子不干,说就要跟着师父。


时光似水,直到何安下背着周西宇闯进查老板戏院的那一天。


元生跟在查老板身边数十年,第一次见到他慌张的样子。


查老板没学过医术,但习武之人基本的疗伤总是懂得的。


他点了穴位替他止血,看起来和平常没什么不同,实际上他的手都是抖的。


许是穴位点的合适,周西宇似乎清醒了点儿,他缓缓睁开眼睛,看见了眼前慌乱的人,他牵牵嘴角,想笑,然而伤口抻着到底没笑出来。


“你别动。”查老板声音也有点颤了。


“诶,你别哭呀…..”


“谁哭了。你倒好受伤了知道来找我了?早干嘛去了。”


“我说了等你……不过好像没什么时间了……”


“你别说话!”查老板说。


“我可能等不了了……就来找你了……”


“叫你别说话!”查老板几乎是用吼的:“你不许死,我说了不能死就是不能死。”


周西宇在心里无奈的笑了,这人还是这么不讲理。


周围不知道为什么又热闹起来,然而周西宇的意识却渐渐疏离起来,他好像看到穿着白袍的查英向他走来,睡吧,他似乎听见有那么个声音,他认命般地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
 


 


 


“你是什么人?”查老板把被着周西宇来的那个人拉到一边。


“我,我是何安下,周西宇的徒弟。”


“你胡说,周西宇没有徒弟。”声音中有种凌厉。


“我真是周西宇的徒弟。”他有点委屈:“不离不弃,不嗔不恨。”


查老板心里一惊,面上不露,语气却多少缓和了点儿:“你知道是什么人把你师父打成这样的?”


“师父不说,但是肯定是太极门的人。”


查老板若有所思,一佛袖子,迈出门去,何安下愣头愣脑地跟在后面,说师父最后一个愿望就是想见您…..


何安下话很多,絮絮叨叨地一路上也没停嘴,然而除了第一句,后面的话查老板都没听进去。


 


周西宇再次醒过来的时候眼前先是一片模糊,他不由开始思考自己这是在人世还是阴间,又过了会感观意识才逐渐回到他的身体里,视线也逐渐清晰起来。


“阿……阿英。”他尝试着张了张嘴,发出了已经有点陌生的音节。


查老板听见声音抬起头,如释重负地说:“你醒了,渴不渴?”


“我,睡了多久?”


“四天半。”     


“你就一直这么在这儿坐着?”


“也不是,顺便还解决了一些问题。”


“一些问题?”


“比如你和你师兄之间的。”


周西宇有点无奈的笑了:“你呀……”


“我怎么了?”


“你呀,还是那么不讲理。“


“你解决不了的事情我替你来了,你还不谢谢我?”


“是,是要谢谢你。”


“所以你还有什么理由要一个人留在山上吗?”


“恩……”周西宇故意摆出一副沉思的样子,然后说:“没有了。”


“那就好好给我留在这里,哪儿都别想去。”查老板说着起身,走过去轻轻吻了吻周西宇的鬓角,然后走出了房间。


 


元生看见查老板出来,迎上去问:“师父,醒了吗?”


查老板点点头,他与彭乾吾恶战一场,又熬了这么些天,现下才觉得累了:
“多亏了你机灵,请了医生来,不然……”他没继续说下去,只问元生戏院好不好,这几日自己没露面可有什么差错没有。


元生说都好,师父放心吧。


往后查老板真的放了心,几乎个把月不在台上露面,整天就和周西宇往院子里一坐,要么喝茶要么下棋,心情好了会把元生和阿愚的徒弟叫过来指点两下。


原先来求查老板登台唱戏的越来越少,请元生唱堂会的一天比一天多。


查老板总是说:“去吧去吧,唱戏是你的本分,人家抬举你更得好好唱。”


然后周西宇在旁边笑一笑说:“早点回来等你吃饭呢。”


元生不记得少年时师父可曾这样开心过,他看着树下二人对坐的身影,想:大概这就是师父从前说过的,如意吧。


FIN

柠糖:

-此法非原创-

厌倦了洗章子的话,用浮水印台 是个好选择,只要在搭配粉质的颜料就好了。我这里用的是眼影...大国产霞飞!买回家两年都没有用过,这下不怕放过期了╭(╯^╰)╮

除了眼影以外,据说彩铅和粉笔也可以哦(⊙o⊙)

虾虾虾虾酱:

晚安!不想再继续刻的蠢鸟们…
树上的叶子没套以及 鸟儿们的眼睛和爪子都是水笔画的……因为图打的太小了´༎ຶД༎ຶ`

天空。傳承。極樂之源。:

【舊夢。】頂級滿肉南紅瑪瑙14籽 akoya珍珠 老琉璃 手釧/手持

更多圖片,請戳我。

淮叶缤纷,江烟浓淡,别尊同倒寒晖。

未逢春信,霜露惹征衣。

往事元无是处,无须待、回首知非。

春鹃语,从来劝我,常道不如归。

家山,何处近,江楼帘栋,夕卷朝飞。

问西江笋蕨,何似鲈肥。

且置华胥旧梦,忘言处、千古同时。

君知我,平生心事,相契古来稀。

----满庭芳·淮叶缤纷 陈瓘

形制參考了故宮18籽,嚴格按照宮制搭配與製作,雖然製作辛苦,但成品的美,卻是無可替代的。

 

一切都如夢幻泡影一般的存在,似清醒,又似夢中。

看不真切,華麗之後,卻有一番孤寂與落寞。

 

線材:真絲手編老明黃色宮縧 繞明黃真絲線

 

嚴格按照宮制編制

 

材料:

14mm頂級滿肉柿子紅南紅瑪瑙14籽

14mm蜜蠟頂珠

黃龍玉三通

黃水晶佛頭

手工黃銅金剛杵

琥珀黃老琉璃背雲

珊瑚紅老琉璃墜角

akoya白透粉珍珠

老花絲銅錢隔片

花絲花托

珠圈:1.5mm海水珍珠 x 1.5mm頂級意大利正紅

 

掌櫃羅嗦:

 

看過預告的,都應該發現哪裡不同了吧。

我把姜黃線,換成了明黃線。

因為覺得姜黃看起來有點舊,雖然他的名字叫做舊夢。

做這個,就是想圓自己一個計劃很久的腦洞,紐扣結做了7瓣,因為佛教認為七是個吉祥的數字。

akoya珍珠自打孔,光澤皮色都很完美,小燈泡一樣,東珠的美,是內斂的珠光寶氣。

佛頭部分,用了黃龍玉的三通,黃水晶的佛嘴,混搭,但效果不錯。

 

舊夢尋人,不知道它能尋到誰,望有緣人而得。

 


鱼-:

/8/上色 套色 纸胶带版

₍₍ (ง ˙ω˙)ว ⁾⁾

印片一生黑

Oslycise.R.Slifer:

宅男费纸,都是这么费的。。其实更想表达的内容是,这五个作品…都是正方形纸,不剪不切,只靠折折出来…这就是现在代人眼中,只属于小孩子玩的,过时的,被很多人嘲笑的,古老的一门艺术——折纸。

Fantasia:

夕颜 蜻蛉 野分

进度3/54
入的A4大白手感太清奇了,拿来玩这个

幻梦之匣:

DDdy尺寸的两仪式手办版COS和服,做的很开心,几乎完全是按照正装和服做的。

 画完胸口花柄之后的图忘记拍了OTZ